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移民 > 加拿大 > 海外生活 >
  • 海外生活

移民加拿大:加拿大如何保证食品的安全?

时间:2014-09-1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加拿大联邦政府上月中旬宣布,对目前已经相当完善的联邦食品检验制度还要更上一层楼,派出“钦差大臣”级别的检验员,专门检验现有食品卫生检验员的工作。加拿大重视食品可以令中国借鉴,其完善的措施保证了舌尖的安全。

加强检查力度

联邦政府将在今年秋季到来之前,在加拿大全境内安排30位检验核实员。从6月起,首批18位核实员以3人为一小队,开始检查联邦级肉类加工场,然后要检查所有的联邦级企业。预计每年核实小组要检查160多个工场。这里所指的联邦级工场,是指在加拿大联邦政府备案的食品加工企业。加拿大的《食品和药物法》规定,所有的家禽和牲畜的屠宰及加工,都必须在联邦政府或省政府备案登记的工场内进行。而这两类工场的唯一区别,就在于联邦级工场生产的肉类,可以跨省运输及销售,还可以出口到国外;而省级工场的肉类产品,只能在本省范围内销售。

目前,加拿大95%的动物屠宰工作是由联邦级屠宰场来完成,且大部分的肉类加工也是在联邦级加工场内完成。

而食检署的工作,就是检查这些工场的运营是否符合条例,例如查看肉类加工人员的着装和个人卫生状况、加工机械的消毒情况等。同时食检署还对产品进行抽查,看里面的杀虫剂、抗生素和磺胺药物的含量是否达标,是否为患病的禽畜肉类等。

目前,食检署每年会收到2000多份消费者投诉,而他们所要进行的调查则为3000多个。

防患于未然

严格的食品安全检验,只是加拿大各级政府打造的食品安全网的一个部分,而在前期由其他部门参与的防范性措施,不但增加了食品的安全性,也减少了由于生产出不安全食品而造成的损失。

以安大略省农业厅为例,它为农场主们准备了详细的食品安全手册和光碟,教导农场主们在饲养牲畜时,如何免受生物、化学和物理的风险。

例如,这些教材就指点农场主们要及时清洗载货的卡车,以免上一次购买化肥或杀虫剂时残留的化学药剂,感染到这一次装载的待售牲畜身上。

农业厅提供的资料如此的详尽,涉及了几乎所有与食品安全有关的方面。例如,在兽医篇章内,农业厅就教导农民 采取哪种手段,可以在运输山羊的过程中减少山羊的疲劳,以保证山羊的免疫力以及山羊肉的质量。

利用新技术

另外,农业厅也充分利用了数字化管理技术,以便快捷地追踪农业产品的来源和去向。这套追踪体系首先对农场的土地进行基础编号,然后根据这个基础编号,对土地上出产的农产品(9.20, 0.00, 0.00%),无论是蔬菜、水果还是牲畜再进行溯源编号并制成条形码溯源标签。如果是出口到美国的牲畜,还会再装上微型无线电识别装置,方便海关检疫人员获取牲畜的基本资料。

这套数码溯源体系平时并不显山露水,而一旦发生食物中毒事件,卫生检疫人员很快就能追踪到食品的来源、数量、生产日期、接收日期、运输方式、运输过程中经过了哪些地方等资料,甚至还能确认运货卡车的类型、车牌号码和司机的名字,通过排除法来确定污染食品的污染源。

加拿大最大的猪肉生产加工商枫叶食品公司建立了猪肉追踪系统,养猪场必须提供并及时更新其拥有的生猪血液和毛发样本,枫叶公司从样本中提取DNA资料输入其数据库(生物DNA证据信息)。该系统可在数小时内对其销往各处的猪肉制品一直追溯到此肉猪的出生地点。

另外,各省农业厅还与其他机构合作,为食品加工企业提供免费或收费的课程,教导生产安全食品的程序。

上述做法,是加拿大各级政府遵循国际公认的HACCP(Hazard Analysis Critical Control Point,即“危害分析和关键控制点”,是科学、简便、实用的预防性的食品安全控制体系)原理,根据本国情况制定出来的具体措施。

高风险吓退侥幸心理

这些措施使得故意生产和销售不安全食品的利润空间大大缩小,许多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有毒食品在加拿大几乎绝迹。比如说,病死的牲畜因为不可能进入屠宰场,即使是被农场主私自屠宰,生产出来的肉类也因为没有溯源标签而无人问津。

同样的道理,地沟油、工业酒精酿造的白酒、福尔马林浸泡的海蜇、用了苏丹红的食品等,正规厂商不会去做,地下工厂因缺乏销售渠道而无利可图,最终也没有在加拿大市场上出现。

一位餐馆经营者林先生说:“我见过假烟,见过过期食品,见过卫生条件不好的餐馆或超市,但我真没见过甚至听说过工业酒精做的假酒,那是要出人命的。这里的人,要是缺钱了,向政府申请救济就好啦,去做有毒食品,不但挣不到钱,反而要坐牢,成本收益不成正比,没人去干。”

林先生笑称:“你去买病死猪肉回来,做成腊肉或香肠,就算你卖出去了,能挣个5%的利润就了不起。还不如正当地做生意,漏点税什么的,那就是13%的利润了。就算偷漏税被揭穿了,罚个款就算完事,但要是食品出了问题,那是要坐牢的。这笔账谁都会算吧?”

不断完善制度

虽然制度比较完善,执行也相当得力,但一些外力因素还是会令这套制度出现扭曲。

前面提到的枫叶食品公司在2008年8月间就发生了一次严重的食品安全事故。该公司位于多伦多市的一家肉类加工场,可能由于生产线上的两台切肉机没有清洗干净,生产出来的即食肉制品中含有大量的李斯特菌,结果造成食用者尤其是老人的严重食物中毒,最后确认有22人死于这宗感染事故,为此枫叶食品公司向受害人家属总共赔了2700多万加元(当时约合人民币1.9亿元)。

事后在追查事故原因时,加拿大广播公司和《多伦多星报》从获取的联邦文件中发现,2007年至2008年8月事发时为止,食检署的驻场检验员,每天在加工场待的时间不超过2小时,有的时候甚至不到15分钟。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在《环球邮报》透露的一份执政党内阁秘密文件中显现出来。该文件称,如果将驻场检验员的部分检验工作下放给待检工场自身,就可以节省食品检验署的开支。一名前检验员声称,当时枫叶食检署的驻场检验员同时还要肩负检验其他几家食品工场的任务,检验员对任何一家工场每年只能抽查三四次,而加工场自己只需对产品每月检查一次即可。

对于公众和媒体的群情汹涌的追责,加拿大总理哈珀一概予以否认,但表示会实施报告所提出的所有57项改进建议,最终也就引出了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一幕。(第一财经日报)